最懂你的影院

你懂得

这片可惜又让韩国人拍在前头

admin2021-05-287


‍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这片子。 韩国历史题材,黑白色调,片名《兹山鱼谱》也让人提不起任何兴趣。 可就是这样一部从头到尾都和商业潮流背道而驰的作品,却意外看得很舒服。 既不是大闷片,故事也一点不沉重。 《兹山鱼谱》
《兹山鱼谱》讲了什么? 简单说就是一个韩国士大夫被流放的故事。 背景发生在十九世纪初,当时东西方文化交流扰攘盛行,以儒教治国的朝鲜王朝也开始流行天主教。 在这个过程中,接受西学的丁氏三兄弟原本在朝廷受到重用,结果轮到改朝换代,成为政局动荡的受害者,受辛酉迫害事件的影响,三人当中,丁若钟被斩,丁若铨和丁若镛惨遭流放。  
导演李濬益之前便很擅长拍这类古装片。 特别是《思悼》,通过一个政权交替的故事,讲述了儒学统治下的伦理悲剧。 这次的《兹山鱼谱》也是相似的主题,只不过,风格更加含蓄凝练,况味悠远。 而且视角的选择也很有趣,没有挑选成就更加突出的丁若镛(柳承龙 饰),而是让名气远不如弟弟的丁若铨(薛景求 饰)成为了主角。 《思悼》剧照
这个角色刚出场的时候,并不是什么正面形象。 两个好兄弟,一个忠于自己的信仰,最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另一个不畏死亡,敢于承担责任“上无法欺骗君王,下无法让兄长们为我顶罪,唯有一死以示清白。” 只有丁若铨,见势不妙立马选择了自保:“你要给我十天时间,我把那些邪恶教徒连根拔起交付于你。” 不仅如此,他还期待建立一个众人平等,没有阶级、没有压迫,没有两班和贱民,没有嫡子和庶子,没有主人和奴隶的世界。  
放在那个环境当中,这样的人被视为大逆不道,不仅高贵的官僚阶级视其为敌人,那些在底层受苦的贱民也无法理解。 可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正是他的这种“大逆不道”,让这个角色变得更加特别。 首先,丁若铨在接受西学的过程中,并没有全盘否定原本的知识体系,而是清醒地意识到“性理学”(宋儒程朱派理学)不过是那些统治者禁锢民众思想,保护自身利益的工具。 其次,当两种不同的信仰发生碰撞时,他也没有一味地选择盲从,而是始终坚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学习思维。天主教教会从国外传来消息,要让韩国的信徒和百姓放弃祭拜祖先,他便第一个站出来提出了反对。 换句话说,丁若铨这个角色真正吸引我们的地方,是他开放实用的思想。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他在岛上认识的年轻人张昌大。 精通捕鱼之法,从小渴望学习知识,只可惜岛上的环境闭塞,连买本书都需要大老远托别人帮忙。 他的父亲是朝廷官员,母亲却是贱民,因此学习的动力也很单纯,就是想要获得父亲的认可,继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昌大天真地认为,只要认真学习好四书五经便能考取功名,顺利治理好这个国家。 于是,在邻居为严重的税收叫苦不迭的时候,他只是捧着一本《大学》,读着自己还没有理解清楚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看到好朋友的家里被多收人头税,认为“这都是人们不遵从性理学导致的。” 他怒气冲冲跑到别将的府邸,背诵着《明心宝鉴》里的内容,想要讨个公道说法。 结果呢? 只是被当成了一个卖弄文采的傻小子,也不废话,直接打一顿关进了大牢。  从表层上来说,这部片子只是讲了一对师徒逐渐相识的故事。 丁若铨在上岛后,意识到自己政治前途尽失,索性放下一切,专心研究起身边的各种海鲜。 昌大虽然一开始认为丁若铨是“邪学罪人”,但随着一天天的相处,逐渐发现对方的真诚。 一个想要学习四书五经,一个缺少鱼类知识的指导,两人各有所求,于是一拍即合,成为了彼此的老师。 
值得注意的是,影片在这里将两人设计成了互相学习,但又彼此对立的关系。 为什么对立呢? 因为在昌大的心里,丁若铨想要写成的《兹山鱼谱》属于没有价值的书籍,而在丁若铨的心里,昌大想要通过考科举的这条道路也未必走得通。 两个人价值观的冲突,反映出来的是当时韩国文人士大夫最普遍的矛盾。 这背后既突出了官僚体制的腐败以及严重的阶级固化,也有关于传统儒学的深刻反思。 
说两个印象深刻的细节吧。 一是两人在一起捕鱼的时候。 丁若铨带着自己的好奇心不停地提问,昌大有些招架不住:“真是的,什么问题那么多?” 丁若铨则认真地告诉对方:“提问就是学习的过程,只会背诵的学习会误了国。” 
二是关于作诗的理解。 丁若镛的学生到岛上看望丁若铨,两人吃完饭决定一起写诗,昌大因为不会写诗被对方瞧不起。
那一刻,昌大更加坚定了自己想要考取功名的决心,此时的他依然相信,只要学好性理学,就可以帮助自己治理国家,并造福于百姓。 最终,他选择离开师傅,走进了仕途,成为了别人嘴里的张进士,以个人微弱的力量去面对早已腐败不堪的政治体系。

结局当然是碰了一鼻子灰,因为他的师傅丁若铨已经走过相同的道路。 可我们也不能说,昌大的尝试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部片子的主题,其实早在前半段便借由他的嘴说了出来。 当时,昌大送了一条黄貂鱼,结果丁若铨误认为是斑鳐。 丁若铨问他为什么对鱼这么了解,他回答道:“了解鱼才能抓鱼啊,斑鳐走的路斑鳐知道,黄貂鱼走的路黄貂鱼知道。” 这是一个关于信仰的故事,一个坚持自己的信仰,一个寻找自己的信仰。 
最后,聊聊网上关于这部电影的讨论。 最明显的情绪就是可惜。 可惜什么? 这个故事从题材到表达,中国历史上有太多相似的记载(比如大家提及最多的苏东坡),怎么看都应该是我们拍出来的片子,结果却被别人抢了先。 豆瓣截图

老实说,我也觉得可惜。

我们常吐槽韩国人夜郎自大,喜欢吹嘘自己的本土文化,甚至有张冠李戴的恶习,常常将很多我们的文化成果标榜成自己的,这些当然都应该被谴责。

但不可否认的是,韩国人对待本土文化和本国历史那种“认真”的劲头蛮难得的。

至少在电影方面,韩国人拍起相关的题材,已经多次拿出了在我们看来都有些震惊的水准,都知道韩国人擅长拍犯罪片,但事实是,韩国的历史片也一点儿都不弱,早些年的《西便制》、《醉画仙》,近年的《思悼》、《南汉山城》以及现在的这部《兹山鱼谱》都称得上是佳作中的佳作。


他们不但愿意花精力去拍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化,也有能力达到很高的完成度,这就值得中国电影人去借鉴。

当然,拿一部《兹山鱼谱》一棍子打死中国电影也没有太大的必要。

别人拍出了我们没拍出的好电影,是我们拿来学习的好机会,而不是妄自菲薄或是让部分键盘侠逞口舌之快的好机会。

这部电影真正让我触动的地方在哪里? 其实并不是作为主角的丁若铨,而是徒弟昌大。

要知道,他原本只是《兹山鱼谱》这本书序文当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结果在创作团队的挖掘之下一点点丰满,并最终扩展成这样一个扎实的故事。 既不是为了讨好固定的观众写剧本,也不是为了赶在某个固定的时间上映赚票房,只是为了创作和表达本身拍一部好电影。 或许,这才是我们真正该反思和学习的地方。

推 荐 阅 读


期待你分享到朋友圈

加小编微信dypc5252,进电影爬虫用户交流群
获取及时的电影资讯,独到的观点,线下活动信息还有更多福利哦~ಠᴗಠ   喜欢,就点一下“在看”↘ ↘

本文链接:http://ifevemor.cn/stal/2021/25.html

转载声明: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