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你的影院

你懂得

影后演电视剧就是过气了吗?

admin2021-05-287
文/李霁琛编辑/重案组之虎

凯特·温斯莱特去演美剧了。 HBO出品,译名是《东城梦魇》,“梦魇”是蛮有意思的译法,剧名直译的话当作“东城的梅尔”,肥温演的就是这位女主人公梅尔。 
影后演电视剧,在国内外都已是常事。 电影咖和电视咖之间有鄙视链,是早些年的事情了,随着流媒体的兴盛,二者之间的界限逐渐便消弭于无形。 在北美,网飞和HBO的热播剧比颁奖季那些电影受到的关注度要高得多,国内更是如此,指望演部电影就能大红,概率很小,撞到一部大热剧,用不了个把月就能飞升。 我们能看到,不只是凯特温斯莱特,科恩嫂、梅姨、妮可基德曼等大影后这几年都演过美剧,毕竟,时代变了,电影未必就那么高级,在艺术水准上很多美剧也同样顶尖。 
影后们并不会觉得演电视剧是件掉价的事情,观众也就更不必认为人家演剧是因为没电影演。 这不是肥温第一次在HBO拍剧,上次是十年前的《幻世浮生》,托德·海因斯执导,导演和主演都大名鼎鼎,但调子太文艺了些,有点小众。 
此番的《东城梦魇》则是犯罪题材,受众广泛,导演克雷格·卓贝又是拍小成本类型片出身,不像那些文艺片大导喜欢把故事讲闷,精彩的美国小镇犯罪故事,一向都能预定爆款。 事实是,《东城梦魇》播了五集,在北美和国内口碑都极好,热度也不算低,我可以大胆地说,只要下半年没有什么逆天神剧,这部《东城梦魇》一定会是明年艾美奖的大种子选手了。 这部剧讲的故事,我不赘述,简单说两句。 宾州小镇,中年女警探梅尔遭逢奇案,年轻的女孩艾琳横尸溪边,而这起谋杀案又似乎和小镇之前发生的少女失踪案不无关联。 
小镇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让破案难度骤增,而与一团乱麻的案件相比,梅尔自己的生活似乎还要更复杂一些,儿子的自杀让她的人生走向失控,和这个铁锈地带小镇相似的是,梅尔似乎同样很难对未来感到乐观。 我必须要强调的是,《东城梦魇》是一部犯罪剧,而非悬疑剧。 如果你期待看到的是一部悬疑感极强、叙事节奏极快、反转极多的悬疑剧,那请绕过《东城梦魇》,你有更多选择,没必要二倍速来看肥温有些苍老的脸。 裸体女尸、援交少女被绑、复杂的情感关系、令人感到意外的剧情走向......这部剧具备这些很经典的吸睛元素,这些元素所造就的强戏剧冲突或许也正是这部剧能吸引到更多观众的缘故,但我还是得说,这些东西都只是这部剧的壳子。 
它不是强在“好看”,而是强在“耐看”。 好看的剧很多,耐看的剧难觅。想在一部美剧里看到脑洞大开的高智商罪案,并不难,这些东西编剧们玩了太多年,早就有了套路。但想在一部犯罪剧里看到真正有意思的细节、有血肉的人物、有灵魂的气质,太不容易了。 《真探》第一季和第三季做到了,《冰血暴》第一二季做到了,《利器》基本上做到了,《东城梦魇》目前也做到了。 
《东城梦魇》绝不是什么爽剧,追求的更不是让观众看到多么离奇的案子多么精巧的诡计,这部剧拍的就是一个小镇里的一个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铁锈带小镇,一个个活生生的普通美国人。 换句话说,这种犯罪剧更在意的往往是一起案件背后的事情。而那些藏在案件背后的事情,往往是更有现实意义的,是更值得去被深挖的。 看剧时,我最惊叹于其所呈现出的真实感。对于从未踏足宾州的我来说,《东城梦魇》做到了让我相信剧中的小镇是真实存在的,而这种真实基于两点,一个是小镇社会里的人物关系,一个是一个个小镇居民本身。 如果这剧是位画家,那他不但群像画得好,个人肖像画得更不赖。 先说群像。 老马讲了,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是人生活的场域。剧中,在东城这么一个相对封闭的铁锈带小镇中,人与人之间大抵都是相识的,剧集为了让观众意识到这一点,构建了密不透风的人物网,而这一切,基本上在前一两集就清晰地完成了。 
我很喜欢剧中一些看似并没有那么关键的戏份。 比如,在谋杀案发生后,梅尔迅速联系了死亡女孩的几个叔叔,让他们和她一起给死者的酒鬼父亲通知这一噩耗。简单的细节,挺有人情味,也将梅尔和这个小镇之间的关系说得明明白白:她对案件中的受害者并不陌生,生于斯长于斯,这注定了梅尔办案时不能全然冷静不带感情,而这些社会关系的存在,或多或少会干扰她作为警探的职业判断和行动。 
还有一处,当梅尔将掌掴受害女孩的恶女拘留时,恶女的父亲找到了梅尔讨要说法,剧集告诉我们,梅尔和这家人关系很好,称得上是好友,当私交和公事形成冲突时,矛盾变得更为剑拔弩张。 有趣的是,当恶女父亲步步紧逼威胁梅尔时,小镇中那起失踪案受害少女的母亲站了出来帮助梅尔。此处的前情是,这位母亲对警方无法破案深感愤怒,不断给警方施压,这让我们下意识判断她与梅尔的关系该是势同水火,而事实是,梅尔和她私交应该极深,是多年好友,属于最好的闺蜜范畴,因为失踪案,两人的关系才变得有些微妙。 能把小镇中人际关系的复杂和微妙展现给观众,这部剧就成功一半了。 再说肖像。 梅尔这个角色或许是我近几年最喜欢的美剧警探形象。 上一个让我这么喜欢的角色,还是《真探》第一季里马修·麦康纳饰演的拉斯特。 
形容马修·麦康纳的拉斯特,我会用迷人一词,而形容肥温的梅尔,我想说她太丰满。 丰满的不是身材,而是角色的内在。 这是一个经历过太多打击的中年女人。在剧集的时间线里,梅尔的儿子已经自杀身亡,因为这一剧变梅尔也与丈夫离了婚,这已经够惨了,但更惨的事情还在后头,我不剧透。 最让我惊喜的是,《东城梦魇》没有顺拐地给我们呈现出一个丧到极致的忧郁形象,丧却不让人讨厌,是很大的能耐。 按这个角色设定,梅尔可以呈现出那样的状态,在多数类似题材的影剧里,遭遇如此多变故的主角,呈现出的也基本就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卡西演出的那个颓靡状态。 
梅尔不同。 她当然带着强烈的颓丧,但她仍保有可贵的乐观和幽默感。我特别喜欢剧中给她设计的两段情感关系,不管是和老作家还是小探长,梅尔都在与其交往时投注了足够的真诚,哪怕是被案件和生活搞得焦头烂额时,她仍没有失去自己身上的某种少女特质。 
这种特质被凯特·温斯莱特诠释得可爱极了,尤其是梅尔与母亲的对戏,处处是笑点,怎么看都不会厌。不出意外,肥温将是明年艾美奖影后竞逐的种子选手,这位英伦玫瑰,越老越鲜艳。 
当我们开始真正试图与梅尔感同身受时,我们才能明白这部剧为什么叫“东城的梅尔”而非“东城谋杀案”。这个足够立体的角色才是这部剧绝对的核心,就像是姜文在《邪不压正》里“为了醋包饺子”,《东城梦魇》可以说是“为了塑造梅尔让凶手杀人”。 值得一提的是,梅尔虽然可爱,却绝非伟光正的主旋律女主形象。剧中,为了要到外孙的抚养权,梅尔竟然又蠢又坏地栽赃自己的儿媳吸毒,因此她被停职警告。 不光是梅尔,剧中的其他角色也呈现出了类似的丰富度。剧中死者艾琳的前男友迪克显然是个人如其名的渣滓,他在知道儿子并非自己亲生时表达出了最大程度的愤怒,当他一个人在病房听到“儿子”啼哭时,他面带怒色走了过去,看剧时我有些担心他会做出怎样暴戾的行为,但随即下一个镜头告诉我们,他抱起了孩子,哄他入睡。 我太喜欢这一幕了。荣格讲人具有双重性,这在这部剧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在我看来,真正的好剧都该这么塑造角色。 非黑即白的不是人性,而是斑马线。 最后,我想再次提醒准备去追剧的朋友们,这部剧是HBO拍的。 对,就是那个搞出了血色婚礼的HBO,你懂的。


推 荐 阅 读


期待你分享到朋友圈
加小编微信dypc5252,进电影爬虫用户交流群
获取及时的电影资讯,独到的观点,线下活动信息还有更多福利哦~ಠᴗಠ   喜欢,就点一下“在看”↘ ↘
               

本文链接:http://ifevemor.cn/stal/2021/28.html

转载声明: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